怀念我敬爱的薛玉光先生

提醒:奉献微信二维码已经更新,请按照网站最新的微信二维码扫码。旧的收款二维码已经失效,请不要再使用旧的二维码,请各位家人知悉。求主赐福给各位家人,阿们!

怀念我敬爱的薛玉光先生

210812怀念我敬爱的薛玉光先生-福音城Fuyincheng.jpg



薛玉光牧师(Yu Kwong Hsueh,1919-2004)系马来西亚华人,1949年毕业于中央大学教育系。后入上海江湾中华神学院研读。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从事神学教育,担任过广州圣经学院教师兼院长及菲律宾圣经神学院院长。1970年薛牧师抵达台湾,担任校园团契训练同工,并参与学生福音工作。 离开TW之后,协助创立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并任教多年。1981年与师母加入SIM国际事工差会,赴非洲奈及利亚担任圣经学院教师。一年后返抵亚洲,巡回东亚各国,鼓励亚洲教会弟兄姊妹关心宣教事工,并协助设立各国SIM事工委员会,迄退休为止。


 我认识薛玉光老师是廿五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与另一个弟兄同到马来西亚去念神学,在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受造就,可能是因为他个子很高,从前又参与军队去抗日,所以当时我觉得他很严肃,有点儿怕跟他谈话,但心里知道他是一个属灵人,很想在神学院跟他学习圣经,也认为有这样的属灵长者作学习对象是神给我的福气。


 还记得每一天早上很早的时候,他家中的灯已经亮着,我无法得知他什么时候起床,因为我每次起床时,他的灯已经是亮着的了,我想他是起来与神相交,我羡慕这样的“神人”,所以现今我多年早起也已经成为了习惯了,这可算是从他身上学来的。


  在他晚年的时候,毅然跑到非洲去作宣教士,当时带给我也是极其的震憾,这样糟糕的身体,能承担非洲的事奉吗?问号相信是一大堆的,可是意志却是 极其的坚决。当时还在作神学生的我,天天为着非洲祷告,求神差遣工人去那里,结果神却差了我最喜欢的老师去了,是神听我的祷告吗?实在有趣!甚至有点儿幽默。


自从我回到香港之后,他每次经过香港都会找着我,有时是我教会请他来讲道,有时是他经过香港往别处,有时师母也来,有时没有,每次他几乎都住在香港的青年会。


薛老师给我的印象,是他对于不对的事情,是勇于指责的,教会里的不对事情,他也不徇情面;还记得有次他在香港一间教会讲道,我也在场,他指责那间教会有些事情不对,从此以后,廿多年来,那教会再也没有请他讲道了,那次的经历,至今历历在目,我也像在看一台戏,我羡慕老师那份勇敢,也慨叹现今教会不愿意面对问题,他那份的勇敢,多多少少也影向了我,结果多年来因为我也尝试指出一些教会的毛病,结果我也积存了不小的“对头”,故此往往会被排斥;反过来想,薛老师当年因此所受的,绝对会超过我所经历的吧。


约一九九五年,我邀请薛先生到我所牧养的教会去讲道,当时他的记忆力已经开始衰退,在讲台上我跟他翻译,他经常记不起自己刚说了什么,看着他的老化,更加的使我珍惜可以事奉主的年日,不过那次最后跟他翻译的经验,竟加强了我要接棒的意欲,因为今天走这条窄路的人已不多了,一个也很珍贵吧。


可能是生长在马来西亚的关系,他很喜欢吃生果,还记得有一次我见到他手握一大堆生果,我告诉他吃不了这么多的,他“明白”了我的意思,顺手拿了几个送了给我。


今天我也事奉廿多年了,在过往的廿多年中,薛先生对我亦师亦友,经常给我指点,记得有一次他误会了我,写了信大骂了我一顿,多年后我对着他重覆他当年对我的责备时,奇怪他竟像神忘记我们的罪孽一样,把他那次对我的责备忘记一干二净,不过纵然当时他误会了我,不过我对他的敬爱实在没有减少。


想起来,他若没有跑到非洲去,他的生活一定舒适得多,毕竟在神学院教书,比去非洲相对来得舒服吧,为什么他要走这样的路?答案祗有一个,那是神对他的呼召,今天虽然他已经过去了,不过“因信”他仍旧说话,他的见证,会永远存在我们的心里,他是一个真属灵人,不像很多污名钓誉的人,口讲一套,所行的却是另外的一套,我敬配他的就是在这里。


另一位不久前过世的焦源廉先生,是薛先生在菲律宾圣经学院当院长时的同工,他也安息主怀了,这两位长者的去世,意味着走这条路的人少了二员猛将,你愿意起来作补充,加入他们的行列吗?

提醒:【福音城】目前有一位事工维护,2021年8月30日开始,事工所在工厂工作时间增加,一天超过13小时,开始比较繁忙,这将影响福音城网站的文章发布时间,祷告词每天发布一篇,9月份白班,当天凌晨发文,10月份通宵夜班,当天18点至19点发第二天的祷告词,请各位家人知悉,求主保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