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见证】灾难降临,惟有祈求主

【恩典见证】灾难降临,惟有祈求主

【恩典见证】210718灾难降临,惟有祈求主-福音城fuyincheng.jpg

  “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 (雅各书 4:14)


  我们是模范有爱的三口之家


  妈妈,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过去26年的无数个日夜里,我睁开眼,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喊妈妈。有她在,我才心安、满足。我是她的命,她是我的天。


  很小的时候,妈妈为了给我提供最好的物质和教育条件,她起早贪黑摸索着,辛苦独自承包供销社,做起了生意。这一做,就坚持了十几年。父母一直富养着我长大,直到工作。


  爸爸常对我说,妈妈为了我可以连命都不要,这么多年宁愿自己吃苦受累,世上没有几个女性能比得上她。是啊,从我记事起,妈妈就是工作家庭两不误。下了班,任劳任怨操持家务,悉心准备一家人丰富可口的三餐。她是一个精力充沛、贤惠持家、臭美、喜欢向爸爸撒娇的大美人。还是一天亲吻我几十遍的爱女“狂魔”……


  父母给了我完整温暖的爱,我们是“模范有爱的三口之家”。我和妈妈走在一起,别人都说我俩更像姐妹。是啊,每天无话不谈,没任何代沟。如果说人生中那残缺的一角,就是父母都还没信主。


  灾难降临,惟有祈求主!


  2017年3月底,妈妈体检报告显示腹部有阴影,我们去市中心医院做了两遍核磁共振,医生做了三种预测,最有可能的是“良性肿瘤”,需立刻手术,切除化验后才能最终确定。


  这个消息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妈妈更是不敢相信,平时连感冒都少有,一向健康的身体,怎么就长了东西?术前的每一天都以泪洗面,寝食难安,朝最坏的一面去想。


  因我工作地(乡镇小学)离家(市区)远,周一到周四都住学校。我唯有迫切祷告交托主,保守她身体,安抚她情绪,更重要的是让妈妈灵魂得救。每天一有空,就和妈妈通电话、视频,鼓励她不要悲观,有主帮助呢!


  妈妈故作轻松怕影响我工作,我分明看到她因哭过而红肿的眼,心底一阵阵心疼。突然发现,当遇到人生中的巨大痛苦时,旁人的安慰实在太有限,在妈妈面前我强忍着不哭。


  那段时间,无论在寝室灵修、在回家途中车上听诗歌,还是在门训和主日聚会时,甚至是收到弟兄姊妹们爱心鼓励的话语和听到全教会为妈妈代祷的时候,我都再也无法像在父母面前一样假装坚强,会止不住地流泪。


  术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妈妈突然晕倒,庆幸爸爸在她身边挂了急诊,一直到大半夜才安顿好。当时被诊断为“美尼尔综合症”,医生说引起原因无法断定。我上网查后,觉得是情绪因素引起的神经功能紊乱。这件事我是后来才从爸爸口中得知的,当时他们瞒着我,怕影响我教学。唉,在我心中,家人比工作更重要呀,心里好自责。


  四月下旬,爸爸陪同妈妈办理入院,下楼梯时他不小心脚崴了,诱发了痛风,只能坐在妈妈床前的躺椅上。我请了两周假,术前的晚上赶到医院陪伴妈妈清肠、插胃管……看着妈妈身体不断受折磨,心疼不已。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手术。


  无比煎熬的等待,教会弟兄姊妹们一直在代祷,在门外我唯有闭眼安静祷告:“主啊,你如此爱我,眷顾我们一家,也必深爱我的妈妈。求你让她心平静,除去她的紧张和害怕,败坏魔鬼撒旦的一切作为,你亲自站在医生旁边,让他用完全的耐心、爱心去持刀,不要伤害到其他器官……”


  近三小时,妈妈终于出了手术室。痛冷交织,我在她耳边轻轻唤着,不让麻醉中的妈妈睡着。接下来的48小时关键期,我和亲人几乎没合眼,观察点滴、棉签擦拭嘴唇、注意仪器中血压值、四个人一起艰难地扶妈妈坐在床边小便……


  这期间,带给我们太多感动。陆续有没瞒过的亲戚和教会弟兄姊妹们过来探望并送上热腾腾的食物、水果……


  神透过苦难,拣选妈妈。


  妈妈住院的半个月里,神感动C姨妈主动提出(我的姊妹,妈妈的好朋友)和我轮流服侍妈妈,并包揽了做饭的工作,每天做丰富的午餐给我们吃。门徒训练四班和妈妈同龄的H姊妹在探望中唱起《生命的河》:


  生命的河


  喜乐的河


  缓缓流进我的心窝


  生命的河


  喜乐的河


  缓缓流进我的心窝


  我要唱那一首歌


  唱一首天上的歌


  头上的乌云


  心中的忧伤


  全都洒落……


  妈妈听了说怎么莫名地止不住流泪,病房其他住院阿姨们也深深感动,鼓掌说好听。而我们都知道是主的爱触摸到妈妈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感谢主一路保守看顾,妈妈在大家满满的爱中,身体一天天好起来。


  四天后,化验结果出来了。医生说不是任何肿瘤,是妈妈天生比正常人多长了个腹脾,不拿掉以后会越来越大压迫其他器官,幸运的是发现得早,结果比意料中的还好,没有伤及其他器官……


  哈利路亚!神实在是听祷告的神。


  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哥林多前书2:9 )


  我每天陪伴照顾妈妈,扶她锻炼走路、上厕所、擦洗身子、洗脚、谈心。自工作以来,这样长时间和妈妈一起的宝贵时光实在太少。妈妈心疼地说:“乖乖从小到大不进医院的,是妈妈拖累了你,害你瘦了好多……”我说:“运动都没像这样两天瘦五斤,这样多好啊,能照顾到你我好开心啊。”


  半个月后,妈妈出院了,爸爸的脚还是无法丢掉拐杖走路。


  请假的这两周,学校的孩子们经常在QQ群里不断问我何时回来。当我重新踏入校门,正在操场上体育课的孩子们欢呼,此起彼伏喊我的声音响彻校园。“聂老师”这三个字饱含了孩子们对我这些天的所有牵挂。一直在祷告中求主保守看顾孩子们,我不在的日子里,听同事们说他们的纪律和学习自觉性和平时一样好。


  家里,舅妈、两个姨妈继续轮流照顾着妈妈。感谢主派来这么多天使服侍妈妈,她消瘦的身体和伤口都渐渐恢复和愈合,感谢主。


  在家陪伴妈妈的日子里,她回忆说:“去年圣诞节和你第一次去教会,看到那么多不同年龄的人和你的改变,就觉得你信的是真神,想着以后慢慢信。没想到今年遇到这事,说来也奇怪,进手术室非常平静,一点不害怕,而且我自己就不想去求以前我信的(假神)。”


  妈妈摸着她从胸部到肚脐又长又深的伤口,突然委屈哭着问我,为何神要通过这么大的手术,付出这么大代价让她信主?


  我说,神藉着《圣经》早已告诉我们,在世上有苦难,但是,在主里面有真平安。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他的愿意本是好的。也许当时妈妈你本是肿瘤,因着神特别的怜悯,他大能手一摸就成了腹脾。爸爸脚伤持续这么久是保护他,也许因着担心他每天单位医院两边跑会出事呢,让他在医院陪伴你,你们都安心……


  妈妈停止哭泣,说:“神真的是为我们好吗?”


  我说,是,神因着爱我们,在十字架上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连我们的头发都被他数过,怎会不知什么对我们有益处呢?


  妈妈终于释然。


  坚持聚会,妈妈真的信主了!


  待妈妈体力可以短距离走动后,她主动提出要和我去教会感恩、奉献和聚会。于是,妈妈开始了第一次主日聚会。


  那天,牧师讲道主题是《基督徒的悔改》。讲道结束后,牧师问:“今天是否有第一次来到教会的慕道友?”邀请他们上台为其祝福,并特意加了句:“请文颖妈妈也上来!”


  害羞的妈妈实在躲不掉,于是和另一个阿姨(是妈妈在住院中结交的病友)一起上台。这一次,妈妈跟着牧师认真做了决志祷告。不同于去年圣诞节,凑热闹般糊里糊涂被我鼓励上去的决志,这次是她心甘情愿的!耶和华以勒!


  聚会结束,在和妈妈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她眼睛有哭过的痕迹。我问她,听得懂牧师所讲内容吗?她说都听得懂,竟然也坐得住那么久。因为聚会时又听到《生命的河》这首赞美诗,就感动得哭了。我心里乐开了花。神实在垂听了小孩子的祷告。


  就这样,每周主日聚会,妈妈都一次不落地去教会和弟兄姊妹们一起敬拜赞美主,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认真听道。


  我记得有个主日下大暴雨,我家小区一楼积水到膝盖,是爸爸背着我淌过积水。我和爸爸因为妈妈身体虚弱的缘故,嘱咐她不要去聚会了(一遇到环境我是何等小信)。当我和诗班其他弟兄姊妹上台献唱时,妈妈竟然走进了教会,我们四目对视,会心一笑。


  聚会结束,妈妈说,当时看我走了,浑身不自在,坐立不安,心里想着一定要聚会。本来已经准备了爸爸的大雨靴,到一楼发现雨小了,更幸运的是,有邻居们已用木板和废床撘好了路,走过去腿没被打湿。我和妈妈不住地感谢主。


  “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 (诗篇 121:8 )


  回到家,我问她,现在是否确实相信主是宇宙间独一的真神,并且口里承认主第三天从死里复活?妈妈坚定地点头,说“我信”。感谢赞美主借着圣灵亲自感动了妈妈的心。我和妈妈讲,我们神的儿女至少每天早晚要祷告,感恩、赞美、祈求、认罪……并把《祷告篇》给妈妈,让她慢慢学习如何祷告,并告诉她,祷告最重要的就是用心灵和诚实去和神说话。


  最开始,我每周双休在家会带着她祷告:“亲爱的主耶稣基督,我需要你,谢谢你为我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今天我愿意打开我的心,求你成为我个人的救主,掌管我的人生。并让我活出神为我预备的完美计划,奉主名求,阿们!”


  因为她不爱看书,所以也很少去读《圣经》。我只有一边找机会慢慢和她讲圣经里面的故事、神的话语、微信转给她看视频或者文字少的主内信息,一边为她灵里长进和甘愿喜悦读圣经祷告。


  渐渐地,妈妈不但会为我的工作调动和婚姻、爸爸身体和工作等自家人的事祷告,还会很认真地认罪(以前的,现在的)、为特别有需要的肢体、为国家、教会每天代祷……


  信主后回转的妈妈,越来越美丽。


  有段时间,妈妈牙痛反复,爸爸的脚痛风严重,喝药竟然也作用不大。和妈妈走在路上,她说心里仿佛有根针在戳她,痛得无法继续走路。于是,我们在大街上,在家里,都同心迫切祷告,一祷告她身体就渐渐或者立刻好了。


  我很认真和妈妈说,这是魔鬼撒旦的攻击,出院后,你因为害怕,不敢毁掉家里的偶像和黄符,现在你敢和我一起奉主的名赶鬼吗?心里的偶像除掉,还要彻底摧毁家里的偶像,才能不给魔鬼留破口。妈妈点头说可以,她不怕了。


  于是,我和妈妈奉主名祷告、唱诗歌、拆风水八卦盘、撕黄符、扔祭偶像的香炉、纸等。在拆毁过程中,妈妈心里又感觉有像针一样的东西在戳她,莫名地大滴汗珠往下落。我拉着她一只手迫切祷告,妈妈心口立刻不疼了。把那些偶像之物全部扔进垃圾箱后,我和妈妈长吁了口气,这下家里彻底洁净了。


  妈妈事后感恩祷告,说她这一生都会跟随主,决不回头,让主把魔鬼打入十八层地狱……


  妈妈也提起,最近好多人问她为什么现在很少说别人哪里哪里不好了,她回答,何必拿别人错误惩罚自己,多累啊!哈哈,太有智慧了。


  一次在菜场里,卖花生的阿姨多找了妈妈十五元,妈妈买其他东西掏钱才发现,于是顶着火辣辣的大太阳,放下自己的急事,绕着菜场几圈到处找她。


  妈妈回到家和我提到此事,说比中了大奖还开心。当时也想找借口,说这么热找了半天找不到,把钱捐给乞讨的人算了。但离开菜场走到超市门口,感到浑身不自在,一个强烈的意愿——一定要找到那个阿姨。


  本来准备打电话问我怎么办,突然想到,她还有神啊!于是在树荫下默默祷告。刚走了几步,惊喜看到了好像是她。待走近确认身份后,把十五元归还,阿姨感激不尽,要多给妈妈花生,被她谢绝了。路人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说这个社会像妈妈这样的好人实在太少了。听到这儿,我热烈鼓掌并给了妈妈一个甜甜的吻。


  短短几个月,我看到了妈妈的生命被主在一点点陶塑,闪闪发光,越来越美丽。


  曾经的妈妈,在得知我大学信主,假期回到家到处找真理纯正的教会时,她明知教会在哪却不告诉我,还嘱咐那个信主的阿姨不要和我说。后来还是主带领我,不多久就找到了教会;在我向她认真传福音和述说神在我身上这一路的恩典时,她撂下狠话,说这一辈子永远不会改变她所信的(偶像),我们互不干涉。


  但感谢主,因着妈妈深深爱我,她和爸爸从不逼我每年清明节给逝去的亲人跪拜烧纸。过年做年饭,也会把我吃的提前挑一部分出来,再把其余的食物拿来祭奠祖先。上供的水果也决不给我吃……


  我信主的这七年,灵命一直起起落落,为家人灵魂得救祷告也断断续续,实在亏欠神和家人。软弱中边祷告却又自以为父母信主一定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比骆驼进针眼还要难。神因着怜悯的爱,垂听纪念我这些年的祷告。我曾在神面前立定心志: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


  在神的时间表中,他用我们都想不到的方式得着了妈妈。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一个功课,就是不要怕,只要信。永远不要对神失望,他赐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神决不会背乎自己,他有绝对的主权。我们要做的,就是每天遵行他的话语,做光做盐荣耀他,完全信靠,等神按照其旨意做成手里的工。


  让庄稼生长的是神,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凭着爱心撒“福音的种子”。上帝在我家导演的故事还在继续,期待爸爸的回转……


  我家所经历的并不特殊。我们都经历过等待神的时期。如果你已经成功渡过了一个艰难的等待期,我鼓励你也去和他人分享自己的故事。你永远不会知道,还有哪些人正走在和你相似的道路上,需要聆听你的见证。


  “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 (诗篇65:11)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 5:17 )

 


  作者简介 :


        文颖,90后,湖北人,自诩“特别理智,骄傲、多疑”,在无神论家庭长大。2010年受洗归主。火热追求一年多后,信心冷淡,旷野漂泊近四年。直到2016年,被主怜悯光照,委身了一间信仰纯正教会并参与服侍,靠主重新得力。终于深深感受到,“神定意照着我罪魁的本相来爱我。现在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他赐的极大恩典。唯愿这一生不偏离主道,做个凡事只讨主喜悦的乖宝贝。”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行在恩典中的女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