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见证】主的福音改变一座城市,典型的倾城之变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爱心奉献

【恩典见证】主的福音改变一座城市,典型的倾城之变

恩典见证.jpg

倾城之变

一.醉乡变菜园-瓜地马拉的阿蒙朗加 (Almolonga, Guatemala)


阿蒙朗加是中美洲瓜地马拉的一个小镇,走在镇上的街道,你会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就像走进了基督教镇似的。映入眼帘的,除教学林立外,还有什么“主福药房”、“天使店”、“乐园”、“葡萄园饮品店”等,用的都是圣经的典故。


阿蒙朗加的居民,自称是基督徒的,高达百分之九十。这是近二十年来才有的变化。早在一九七零年代,阿蒙朗加是中美洲瓜国一个典型的小镇:迷信、贫穷,路上满了酒徒,酒徒们醉后干脆睡倒街头。所以早上起来,看见路旁躺满醉汉,并不稀奇。


因为贫穷,居民便借酒消愁,并求神拜佛,希望天降横财。他们拜的,和中国人拜的倒有几分相似,就是都要能帮忙善男信女发横财或打小人。因为沉醉在杯中物,居民们就不工作,并且经常打架闹事,打妻虐儿。因为不做工,他们自然穷困潦倒,如是者周而复始,陷入无法摆脱的恶性循环。


警长Donato Santiago说,这镇上的居民经常闹事,永无宁日,忙得警员们昏头转向。镇上居民不多,约二万人,但四座监狱都不敷使用,常有人满之患。警员们要用大型汽车把犯人一车一车押送到邻近Quetzaltenango城里的监狱里囚禁。


牧师Mariano Riscajche说:我就是在这环境中成长的,爸爸有时出门喝酒,一去就是四五十天,家中从没有一顿饭吃的饱。偶然难得在几个钱,爸妈便去买醉。


活在这种暗无天日的环境下,那些人却不接受光,即如<圣经>所说的。阿蒙朗加居民对于来传神福音的人,当然不能接受。每次看到有传福音的,便用棒子追打,用石扔赶。教堂更常遭居民破坏。


有些基督徒看见太不像话了,于是团结起来,积极祷告,传扬福音。而情况好像更为不妙:领袖之一的Mariano Riscajche被六个歹徒抓走。但神迹出现了,当匪徒开枪要杀牧师时,子弹就是出不来。接着还有其他神迹出现,有人身上的污鬼被赶出,有人绝症得医治。阿蒙朗加镇上的法师发觉自己的法术失灵了,便悄悄地迁往别城。


现在阿蒙朗加镇的气象已焕然一新,镇上居民百分之九十自称是基督徒,酒吧一家一家关门。其中几间更变成教堂。有一个酒店老板未调查清楚,就贸然开业,结果两个月后便得宣告关门大吉。可喜的是,这个店主后来也信了耶稣,目前在一个基督教乐队里做事。


二十年过去,阿蒙朗加的罪案数位直綫下降,一九九四年,镇上第四座监狱宣布关门。现在,他们已把监狱装修,更名为“光荣堂”,做为举行婚礼之用。警长Donato Singiago欣慰的说:我们现在乐得清闲无事。阿蒙朗加居民以务农为业,过去由于居民嗜酒,懒惰成性,加上久旱,收成一年不如一年。自从信耶稣后,居民一改过往游手好闲和买醉的陋习,都勤奋工作起来,用心耕耘,使本来肥沃的土壤每年给他们带来三次的大丰收。有些菜蔬二十五天就有收成。红萝卜长得比成年壮汉的手臂还粗,卷心菜长得好像大蓝球一般。过去他们一个月出口四辆货蔬菜,现在,每天就能出口四十辆货车。这种神奇的跃进,使他们赢得“美国菜园”的雅号,并且吸引了各国,甚至美国大学,派人前来研究。


现在阿镇的农夫都成了富户,有力量购买欧洲名厂大货车。更可喜的是:他们并不忘本,不把他们的成功秘诀密藏,用斗大的字,在货车上漆上了致富秘诀:“神的恩赐”“神是我的靠山”“凭信心向前”等。此外,他们还实践彼此相爱的教训,帮助同胞,为新信徒安排工作,使他们清还债务。


二.邪不胜正 (Hemet, California)


表面看起来,汉默市不过是美国南加州的一个普通小城,安详宁静、适合退休人士居住,可是稍为深入认识她一点,就发觉这地方有点邪门。


首先,这里的教堂雕零,门可罗雀,有一间居然被流莺拿来做露天妓院用。


其次,许多稀奇古怪的宗教都群聚在这地方,以汉默市为大本营。每逢到了美国的万圣节,居民就见到邻近山头烟火四起,原来那是女巫领她们的信众在那儿献祭。因此在山头上,在旷野,居民都能看见祭牲残骸,可也见惯不怪。


第三,这里的帮派可说是世袭,历代相传。不少帮派的成员从祖父,或曾祖父一代起,就是帮派成员。


第四,汉默市是美国西岸的大麻之都。据一个现已痛改前非的毒贩(姑且叫他阿福)说,这里最少有九间重要的大麻提炼厂。


第五,可以理解的是警方对帮派、毒贩,都感到十二万分头痛,甚至说得不好听,怕得要死。警员们要是没有足够后援,就不敢到帮派出没的地方巡逻。更可怕的是,根据阿福说,不少警员还与毒贩勾结,甚至使用警车替毒贩“护送”大麻。


阿福从一九八三年起,开始加入制造大麻的非法勾当,一直到一九九一年信耶稣悔改为止。他说,那时他们每两星期就得输出十三磅大麻――足够供应二十五万人的用量。有时订单加倍。主要的供应站是南加州、阿里桑那州和犹他州等。他说:“我们把毒品制得像用来做建筑的石膏板一样,每块四乘八 。毒品甚至可以销售到监狱里。”


没有牧师喜欢来这个著名的“牧师坟地”。汉默的教会死气沉沉,传福音没有果效。


但是,有几位牧师为了神的缘故留焉。他们为汉默市恳切祷告,积极地传福音。神和他们同在,不久他们看见有帮派成员到教堂出参加聚会。牧师侯师道(Gorden Houston)说,“那天我在讲坛上传道,还没说完,便见一个帮派成员走上来。他全身都纹了身,我略感犹疑,便听得他说,我要现在得救!原来,他是个帮派头领。后来他们整个帮派都信了耶稣,还在教会帮忙清扫落叶,粉刷墙壁。另一个喜欢暴力,没有悔改的帮派,则搬离开这城。”


阿福信耶稣的经过也是一个神迹,那天他带着手枪,上好子弹,开车出去找仇家报仇。路上不知怎的,竟不由自主地把车子驶进教堂。当他停车后看见座上的手枪,脑盘像突然醒过来,抹了一额冷汗,自问:“天哪!我要干什么啦!”他拿一块毯子盖好手枪,走进教堂。那时是早上八时,可巧教堂里有个弟兄祷告会,大家都围上来为他祈祷。从此他开始了漫长的悔改之旅。


目前汉默的基督徒人数不多,只占人口百分之十四。但跟十年前相比,已经倍增。而且神使人得胜,不在乎人多人少(撒母耳记上十四6)。人少也可以对社会有很大贡献。汉默的基督徒就做到这点,到了一九九零年代末期,汉默的市长是基督徒、警察局长是基督徒、消防局长是基督徒、城市经理是基督徒,还有很多教师、教练,校长都是基督徒。警队中有三分之一的成员是基督徒。因此警队里的贪污已是绝无仅有。而毒品商的营业额也因此大降。据阿福提供的内幕消息,毒品出产现在已锐减了百分之七十五。


说到学生成绩,从前汉默市校区的学生成绩,是南加州一带校区的笑柄,差得见不得人,现在他们已可以挺起胸膛宣布,他们的辍学率只有一万分之七,是全美国辍学率最低的地方。在过去四年中,他们辍学的人数,从百分之四点七直跌一万分之七,成绩有目共睹。


另一件奇怪的事,是在这里的邪教也渐渐衰微,几个教派已经迁移了大本营,有一家因为赶上祝融之灾,也离开了此地。现在邪教信徒只占全市人口的千分之三。侯诗道牧师说:“不错,神叫我们牧养教会,但他也要我们牧养我们所住的城市。”牧师毕克(Bob Becken)说:“我们牧师要建立的是人,不是只关心自己的教会人多人少。我们关心的是神的国度、神的权能有没有临到人间,有没有改造人心、有没有因为改变人的心后而改变整个社会。


三.路无乞丐的米佐拉姆(Mizoram, India)


印度的街景,以流浪汉和乞丐驰名。著名的德兰修女,便是在印度街头展开她的救亡事业。米佐拉姆是印度一个奇景―一个唯一没有流荡汉的地方。


米佐拉姆位于印度东北,坐落在山区之上。西接回教国孟加拉,东南边境是佛教国缅甸,北部是信奉印度教的几个印度邦和直辖区Assam,Annipur,Tripur。


才一百年前,米佐拉姆居民还是彼此残杀的猎头民族,没有文字。一八九四年,两位基督教传教士(William Frederick Savage and J.H.Lorraine)来到米佐拉姆,米佐拉姆居民虚心接受福音,诚如耶稣基督所说的:“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五3 )现在,米佐拉姆已变成一个模范区,街上没有乞丐,没有流浪汉,没有人饿死。家家自耕自足,居民百分之九十自称是基督徒。每星期最少守礼拜一次的达百分之八十以上。他们用的是罗马拼音字,能说英语。


一九九四,他们庆祝基督教传至米佐拉姆一百周年纪念,加而各答报纸The Telegraph于二月四日为文说:“基督教最大的影响力是普及教育......他们有完整的经典,在绘画、音乐、诗词和文学上,留下了功不可没的痕迹。宣教士有助解放奴隶。若说米佐拉姆的现代化成就,全归功于基督教,相信绝不为过。”


除上述贡献,基督教还为米佐拉姆带来清明的政治。米佐拉姆由四十位议员共同统治。议员们分属不同政党,但都同意遵守以下的公务员守则:


一 、有好名声。


二、勤恳、诚实。


三、清廉、不贪污。


四、不醉酒。


五、在道德上无可指责,不好色。


六、奉公守法。


七、尽心竭力为人民谋幸福。


八、忠于所属教会。


熟悉圣经的人一看,便知道这些守则来自圣经。因圣经提到做教会监督和执事的人“必须无可指责,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温和,不争竞,不贪财,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作执事的,也是如此,必须端庄,不一口两舌,不好喝酒,不贪不义之财,要存清洁的良心,守真道的奥秘。”(提摩太前书三1至9)


一个家庭,能有这样的长辈,这家必是有教养之家,一个国,能有这样的领导阶层,这国的人民是有福的。难怪,走在米佐拉姆的街道上,你非但看不见乞丐,你还看到每一个居民都笑脸盈盈,非常友善。米佐拉姆居民的福,是神应许之福。因为圣经说:“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篇三十三12)


不过米佐拉姆幷不是世外桃园,他们的居民比世外桃园的人更友爱。因为基督的爱,他们关怀远近的人。每年风季过后,他们都遣服务队去修理邻人的房屋。他们的家庭主妇每次煮饭,都不忘留一把作奉献。直到目前为止,米佐拉姆教会派往印度各地传福音的宣教士,已有一千多人。


四.毒窟加里(Cali, Colombia)


二十四小时没发生一椿命案,这在哥伦比亚的加里是大新闻。


哥伦比亚位于南美洲的西北角,西临太平洋,北接巴拿马和加勒比海,东疆与委内瑞拉及巴西接壤,南边是秘鲁和厄瓜多而。加里是哥伦比亚的纺织业中心。


一九八零年代、这里蒙哥伦比亚七大毒枭错爱,选上了她做大本营。从此加里的居民性命朝不保夕,走在街上,随时有被枪杀的可能。这里成了国际间首屈一指的屠场,每天无辜在街上被射杀的平均十五人。


加里的犯罪集团,庞大得有如王国。他们公然向政府挑战,放炸弹,杀执法人员,杀法官,杀死新闻记者。总之任何想伸张正义的人,都被毒枭恐吓或暗杀灭口。对于贪生怕死之辈,或是可用金钱收买的,毒枭们就用银弹政策。


犯罪集团的势力,渗透了政府每一个立法、执法、司法机关,这里全市的金融体系和各行各业都摆脱不了毒枭的黑手。哥伦比亚出口世界可卡因(cocainc)总额的八成,其中单是加里一个地方,就占去七成。毒枭们出手豪阔,在加里把街道一条一条买下,改建成坚固的城堡。外 三十尺高, 上装有闭路电视,监视周围环境,幷且有其他保安设施和恶犬逡巡。 内除了兴建秘密地道外,还有各式球场,各种商店、餐馆,甚至小型机场。根据美国政府缉毒人员调查报告,加里的犯罪集团之大、之富,及组织之具规模,是史无前例。


一九七八年,一个寂寂无闻的传道人朱理奥(Julio Rubial)和妻子路得(Ruth)来到这里,看见加里的教会毫无生气,牧师们像一盘散沙,不能团结一致打属灵的战。他立刻走访牧师,所得到的却是冷面相向。几经艰辛忍耐,终于获得几个牧师同意和他同心祷告。


一九九五,牧师们始敢倡议借用市政大球场举行联合教会祷告会。有人说,别妄想了,没有人会来的。谁知当天黄昏出席祷告会的达二万五千人,占全市基督徒的一半。会中,市长上台宣称:“这里属于耶稣基督!”一时大家心弦扣动,祷告直延至清晨六时。


四十八小时过去了,这里的报纸EI Paris用头条新闻报导:“没有命案发生!” 一天不发生一件命案,在这里是闻所未闻的大事。 更奇妙的是,在此后的四个月,警方突然陆续开除九百名和毒贩勾结的警务人员。 到了八月,哥国政府宣布全面肃清贩毒活动。军方六千五百名精锐部队队员接获命,火速包围这里。直升机不断在这里上空巡逻,机场和街道各要道关口都设置路障。所有来往行人必须出示证件。 不出一个月,哥伦比亚七大毒枭一网成擒。 但邪恶的势力幷不甘心,同年十二月十三日,朱理奥牧师在教会门前被人枪杀。 这就奇怪,朱牧师与毒枭们无仇无怨,他只是推动牧师团结和号召基督徒联合祷告而已。显然,毒枭们不能相信,若没有超自然力量干预,以他们的财雄势厚,和组织之庞大,深入渗透政府的每一个阶层,又怎能这么容易一举被歼灭?他们感到冥冥之中有一种超自然力量要消灭他们。于是迁怒牧师。


朱师母在接获噩讯后,抚尸恸哭,但明白:“我有两个选择,一是埋怨神,怨他怎么狠心不保护好人,不救我的丈夫,让他如此惨死,遗下我们孤儿寡妇。如今,我的丈夫已不能看见他发起联合祷告的功效。另一个选择是,我相信神自有他的主张。这事虽然残酷,但神能把悲剧变成祝福。”她选择了后者,对神说:“主阿,我不明白你的计划,但我接受。”


朱理奥牧师的被枪杀,对教会有如当头棒喝,大家都弄不清楚神的旨意。出席丧礼的共有一千五百人,其中不少牧师久已不相往来。会后,他们都握手言和,立志团结一致,让朱理奥牧师的血不要白流。 今日,这里已有二百个牧师团结起来,他们每三个月举行一次全市通宵祷告会,借用最大可容纳五万五千人的足球场。每一次祷告会不但坐无虚席,而且还有很多基督徒不得其门而入。


一九九六年,教会联合起来,为城市划分属灵领域,分区合作推动祷告和传福音工作。不久,成功逃狱的毒枭Jose Santaeruz Londono在一场警匪枪战中被杀身亡。这里全市的风气自此为之一变,人们对福音空前开放接纳。一个曾任市长的富商Gustavo Jaramillo说:“现在和上层社会的人谈到耶稣,一点都没困难。他们都表示兴趣,而且很尊重。”一位成功商人Raul Grajal说,现在大家都觉得福音很实用,不会觉得你跟他说教,因此“很多高层人士都屈膝在主耶稣面前。”


名律师马里澳Mario Jienet说,他过去一直寻找真理,研究过Freemasonry和新史元,最后发现耶稣基督才是真理。这位在法庭上表现惊人勇气,极力指控杀人魔王之罪状的大律师在谈到耶稣基督时,竟然忍不住泪下如雨,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已经浪费了人生的四十年。我现在的期望是放弃自我,依着神的话揣模我的道路。我愿意降伏在耶稣基督的计划下,我渴望服待他。”


这几年间,加里的信徒激增,到处都可看到人们对神的渴慕,到处都听到人谈属灵的事。才不过几年,加里已从无望的屠场、地狱,变成了一个可以塑造的、充满希望的模范市。虽然在这人口二百万的大都会,邪恶势力仍找到立足之地,仍找到可用之人,但是这里已给所有的罪恶城带来了盼望。


倘若这里可以改变,则别的犯罪率高踞不下的城市,也一样可以天翻地覆的改变,只要它们参考这里的模式,高举耶稣基督。


(本文资料取材自Informed Intercession, by George Otis, Jr.Renew 1999幷百科全书)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爱心奉献

微信公众号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的二维码微信ID-fuyintt.jpg

您也可以关注

【福音城】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名称:

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

公众号ID:

fuyintt

也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描保存的二维码图片,添加关注

相关文章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爱心奉献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