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见证】我姐姐因信主向好改变,引领我本不该信耶稣的也信了,我爸爸是个乩童,也信了耶稣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奉献支持

【恩典见证】我姐姐因信主向好改变,引领我本不该信耶稣的也信了,我爸爸是个乩童,也信了耶稣

恩典见证.jpg

我爸爸是个乩童,四十多年来从事乩童的职业,却也在逝世前不久信了耶稣


口述:吴丽钻


整理:卢锦燕


我姐姐不知我一直在观察她。


我见她勇气大增,见她的毅力与忍耐都不像是她所能有的,父母的打骂、外人的嘲讽,都不能使她有丝毫动摇,还有,她不再赌博,不再无缘无故发脾气,不再迷迷糊糊地过日子,相反,她常常到教会去(那是我们一家人向来深痛恶绝的地方)、常常读圣经、常常看书......她真的变了,我一出世便已认识的一个人,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变得像另一个人。


那一位西方的神—--耶稣基督,真有那么大的威力?在那段日子里,我无法不深思这问题。


其实我在暗地里非常羡慕她,羡慕她立场的坚定,羡慕她对永生的确据,羡慕她对所谓“真理”的执着与热忱,羡慕她可以突然间把许多根深蒂固的恶习连根拔起,更羡慕她不自觉地流露出来的平安与喜乐......


“不该”信耶稣的人


她是“不该”信耶稣的,我也是,因为我们的父亲是个乩童(jī tóng 外邦专门替人求神占卜的人。对外宣称在做法事时神明会附在乩童身上,以便传达神旨。),经营着两间神庙,母亲是他的助手。我们都是在神庙里长大的,自小就跟着家庭传统膜拜祖先与各类神明,耳濡目染之下,也随着父母亲学习念咒、扶乩等等法门。


然而,这些所谓的“神明”并没有带来我所渴求的平安与喜乐,而是带给我骚扰、恐惧,让我有一种要逃开的感觉,特别当父母被“神明”附身之后,看起来是那样的可怕与陌生。我完全没有“上天堂”的保证,只知道自己必须努力讨神明的喜悦,乞求慈悲,但要努力到怎样的程度才够呢?我不知道。


我对死亡有说不出的恐惧,当夜阑人静,躺在床上省思时,我常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我今晚就离开这世界,我会到那儿去?”


奇妙的是,父母虽然反对“洋教”,却偏把二姊和我送到一间教会学校受英语教育。就这样,我们有机会接触基督教的信仰,而我父亲虽然四十多年来从事乩童的职业,却也在逝世前不久信了耶稣----那实在是一个奇迹。


记得在1972年,我的班主任曾邀请我参加校里的基督徒团契及教会的主日学,为了讨她欢喜,我偶而会答应参加一些聚会。在这些聚会里,我不曾经历耶稣基督,我只是喜欢听圣经故事,喜欢和基督徒一起唱那些很好听的诗歌,喜欢那里充满爱与平和的气氛。在我的心目中,却一直把耶稣基督看成是“一位西方的神明,曾经是一个好人,后来死了,就升上天成了神”----这是很典型的华人传统神观,基督教的真理却是完全相反。


二姊的大胆突破


虽然我对基督教的信仰是那么不置可否,但这位“西方的神”还是在我家庭中投下了一颗火力充足的炸弹----就是我方才提到的二姊竟然宣布她接受了耶稣,成了基督徒。你可以想像这对我们家来说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别人知道了会怎么说?乩童的女儿去信耶稣----可不是要把父母的饭碗都砸破了吗?对二姊的信仰,我起先也不以为然,随着时间的印证,却发现她的确有很大的蜕变,当我拿她来与自己作个比较时,我无法忽视其中极大的差别,特别当我正为死后的去处如此恐惧疑虑时,她却能如此坦然,且胸有成竹。


我一面观察二姊的转变,也一面在基督徒的聚会中追寻“真理”,当我面对绝望、孤单、恐惧、空虚、对生活不满时,我就会想起这位神,并向他呼求:“神啊,如果你真是圣经所启示的那位永活的神,而耶稣基督真的来为我的罪死,并赐给我新生----求你主动来找我,因为在我这样的处境,实在没办法见你的面。”


四年后才肯接受


四年后,经过了许多的印证,许多次心灵与神的沟通,我终于俯伏在神面前,承认他是“道路、真理、生命”,在1976 年的圣诞节,我和一位妹妹一同接受洗礼,归入基督。从此,我的生命是全然属于主的,再也不要三心两意了。我知道,往后的日子里仍然会有困苦艰难,但终此一生,我深信他会永远与我同在,永不丢弃我。


成了基督徒之后,主让我知道我必须一改过去的生活方式,包括赌博、常常发脾气、自我中心、固执、骄傲、说谎等等。然而,要经常去面对自己的软弱和承认自己的过犯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我常常不太愿意与主合作,因此我的改变是个很缓慢的过程,不像我二姊那样显而易见。


他要我当传教士


信主后的起先几年,我全未想过主会呼召我成为全时间的传道者,或跨越国界去传福音。但当我读圣经时,我却常看到“各国、全地、各族、凡有气息的、地极”等等的字眼,我就很清楚地知道,福音是给予世上万民的,但应该由谁去传给他们呢?“传教士”在一般人看来,是一种最没有“前途”、没有吸引力,也不受欢迎的事业----可能是我吗?太笑话了!


从小,我就立下了从商的志愿,因为我认为那是最容易赚钱的行业,所以选择念商科。神却要我放弃这一切----怎么可能?我怎么舍得?


平日,我也会在主面前为着迷失、困苦、有需要的人代祷,甚至流泪祷告:“主啊,求你差派宣教士到他们那里,拯救他们的灵魂----但请不要派我。”


我一直盼望我能够从主的面前逃开,却无法逃开他的一个问题:“你爱我吗?”我感觉到他的眼神所蕴含的是那么热切的盼望,盼望世上的人都能分享他的爱与救恩。于是我终于屈服下来,对他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投入事奉十多年了,我并没有为自己放弃了从商的梦而感到后悔或遗憾。到底,从商是否会成功,那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我却可以肯定—我这些年来从神所领受的恩与福,却是再多的金钱也换不来的。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奉献支持

微信公众号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的二维码微信ID-fuyintt.jpg

您也可以关注

【福音城】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名称:

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

公众号ID:

fuyintt

也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描保存的二维码图片,关注我们

相关文章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奉献支持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