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志改换一新——节选自钟马田《以弗所书【卷五】:黑暗与光明》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奉献支持

心志改换一新,钟马田的以弗所书【卷五】《黑暗与光明》 节选

基督徒的必修课【牧养进深】如何才能保守自己的心抵挡试探?‍.jpg

钟马田   

     

    「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弗四23)

      

    第二十三节是许多深奥的教义之一,这一类的教义不仅频繁地出现在以弗所书开头的部分,并且也出现在此处论及实际的部分;从某一方面说,使徒只是在运用他的重要教义,勉励这些以弗所人如今行事为人不要再像外邦人,乃要像那些真正学过基督的人。我们既然面对的是这样一个重要的论述,当然应该格外谨慎。

 

    使徒告诉我们的第一件事是,「改换一新」。这句话多么有趣啊!它真正的意思是「再一次」变成新的,再度改成新的样子。这里暗示说恢复从前曾经有过的新状况,表示我们已经脱离了那种状况,所以应该再回到那里去。我希望能向你们指出这句话的含义,这确实是「改换一新」的真正意义。我们需要留意到,钦定译本并未显示这里的动词之时态。它实际上是一个持续现在式;保罗说他们必须不断地以这种方式被更新。这不是一次作成就永远作成的。我们前面看过,「脱下」这个行动是一次就毕其功的;「穿上」也是一样,但「改换一新」却是持续的;它现今正在进行着,而且一直持续下去。显然这一点非常重要。第三点要注意的是,这个词是被动语态,表示这不是基督徒能靠自己达成的。正如我所强调的,「脱下」是我们的的行动,「穿上」也是我们的行动,但更新却不是出于我们的,它乃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我们不断被更新。

     

    这实在是神的工作,是圣灵的工作。但显然的,虽然我们必须强调这件事的被动性,但使徒的语气很明显地指出,我们也可能拦阻这工作。这是毫无问题的。我不是在论及悔改相信的事,我乃是论到那些已经重生的人,因为他们才是保罗写信的对象。他告诉他们,由于他们已经重生了,所以他勉励他们要如此行。有些基督徒确实能拦阻神的工作,消灭圣灵的感动,使圣灵担忧。虽然这里强调更新是圣灵为我们作成的,但我们必须谨慎,不要妨碍这项工作,或用任何一种方式去拦阻它,而应该去促进它、鼓励它。所以我们可以这样翻译:「你们要不断地被更新。」因为这正是使徒的本意。

 

    其次要留意,这里提到我们需要更新的部分是「心思的灵」(注:中文和合本作「心志」),这是饶富意义之处,也是我们在了解基督徒教义时不可忽略的。保罗要我们不仅是在心里更新,而且要在「心思的灵」里面更新。关于这一点,各方面的讨论甚多,有些作者说:它是指圣灵,圣灵住在我们的心里;但这种说法不能成立,因为圣经没有一处提到圣灵是我们心思的灵。我们只知道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但祂不是「我们的」圣灵。所以心思的灵不可能指那影响着我们的心的圣灵。圣灵当然会影响我们的心志,但使徒此处说的是心思的灵。同样的,我们必须指出,使徒这里也不是指我们的灵。

 

    你读圣经的时候一定注意到,这三个词常常是互相交换使用的。有时候「心思」一词被用来指整个人;有时候「心」不仅指感情和感觉的所在,并且也指整个人,包括人的心思。「体」和「灵」的用法也是一样。我们是否能够知道,其中一个词在某一段上下文中指的是什么呢?答案是,如果你仔细研究上下文,通常能够分辨出它真正的含义。我们目前的研讨就是采取这个方式。在以弗所书的这段经文中,保罗讲到「心思的灵」,显然心思和灵不是指同样的东西。他甚至不是在说我们的灵,他特别讲的是「心思的灵」,我们必须探讨这个词的意义。

 

    我认为这词是指人内在的原则,它实际上控制、管理着人的心。除了我们的能力和智识的力量,还有一种心思的灵,控制着心思的运作。那就是使徒这里所指的。「灵」一字的意思是呼吸、或风,指能力。所以他这里是说到心的力量,不仅是心志本身的能力,而且是那能控制、主导这种能力的力量。显然此处我们所面对的是一种深奥的,足以使人着迷、享受的东西。圣经实在是一本奇妙的书!有人说:「成为基督徒的意思就是你突然之间变得柔软了,把你本来的智慧完全抛到一旁,每天只是唱诗歌,从事纯粹感性的活动。」如果这真是基督徒的样式,那么这种基督徒也未免太可怜了。新约是在两千年前写给基督徒的,那时他们还没有我们现今的知识和能力。他们中间很多人都是奴隶,但保罗此处仍然将人的心画分为几个不同的部门。这是非常深奥的思想、哲学、心理学;你我都应该明白了解才是,因为「心思的灵」实际上控制、管理着其它的一切,这一部分控制着你的心。在心思的灵里更新乃是每一个基督徒必经的过程。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界定了所用的词句。现在我们要来看教义的部分。这里使徒给了我们有关基督徒的最佳定义。让我们观察他的作法。我认为他似乎是分成几个步骤说明的。

 

    首先使徒指出罪和人类的堕落对我们的影响。「更新」一词透露了很多讯息。他说:「基督徒在心志上必须被带回到最初的状况。」他的心需要被革新、改变,恢复原初的光景;这立刻让我们看到,它已经偏离了起初的地位,而这正是人类堕落造成的后果。明白有关堕落、有关人在罪中的教义,这对每一个基督徒都是极端重要的,因为这是通往整本圣经的钥匙。我无法想像一个不明白堕落教义的人怎么能够明白有关救恩的教义。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对基督徒而言,旧约和新约一样重要。离开了旧约他就无法明白新约,因为有一个事实存在着;神最初创造的人是完美的,但人堕落了。他堕落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使徒告诉我们,人堕落时不仅是在某一方面悖逆神,成了罪人,同时堕落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是他开始感到痛苦、不快乐。他也发现到他丧失了许多从前所享有的权利。使徒说:「但最可怕的是,人心思的灵变得扭曲了。」

 

    此处我们接触到堕落的真正本质。当人听魔鬼的话时,他就屈服在魔鬼的权力之下,任由魔鬼使唤,正如保罗在罗马书所说的。结果人的心志,他心思的灵就受到外来势力的控制。亚当的犯罪带给我们的祸患是,我们一生下来就有败坏的本性。我们真正的麻烦不在于我们作错事,当然这本身也够糟的,真正的麻烦是我们的本性,我们的整个观点是错误的。我们心思的灵出了差错;我们基本的思想方式和论理方式被扭曲、败坏、污染了。这是圣经对整个混乱的世界所下的断语。世界落到今天的地步,是因为人不知道如何诚实地思想;而福音的第一个呼召就是要人诚实地去思想。在心志上更新!他们无法靠自己作到,他们需要圣灵的推动;然而一旦更新的过程开始了,他们就应该采取行动。

 

    请阅读创世记第六章有关洪水以前那个世代的记载。神如此说到祂就要用洪水审判和毁灭的这个世界:「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这是怎样的判语阿!真是精确的心理分析——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这句话为「心思的灵」作了更进一步的分析;思想进来了,感觉也进来了。是心思后面的这个原则出了差错。不是作为工具的心思出错。我们对这一点必须完全清楚,因为也许会有人提出挑战说:「难道你的意思是说,非基督徒就根本不能思想,根本缺乏思想的能力吗?我们岂不是有很多杰出的非基督徒哲学家、诗人吗?难道他们没有思想的能力吗?」当然不是!我们必须区分「心思」和「心思的灵」之差别。人出问题的部分不是心思,而是心思的灵。人有各种能力,可以在数学、物理、化学、哲学等领域里出类拔萃。人的心灵好像是一个器官或机器,可以工作、思索、计算、思想等等;但是出了差错的部分乃是那个在后面管理着这一切的力量。

 

    让我举一个例子来说明。虽然算不上是完全平行的比喻,但作为说明用是足够了。使徒写信给罗马人的时候,他体会到正谈论的这个题目并不简单,所以他说:「我因你们肉体的软弱,就照人的常话对你们说」(六19)。换句话说,由于你们觉得很难明白我所说的,所以我要用例子。他说:「你们从前怎样将肢体献给不洁不法作奴仆,以至于不法;现今也要照样将肢体献给义作奴仆,以至于成圣。」原先用来作恶的肢体、能力和才干,现今要用在正途上。还是同样的能力,但改变的是它的方向,和控制着它的灵。

 

    使徒的例证刚好能配合我目前强调的重点。我说过,堕落和罪带给人的祸患是很可怕的。人的心最初是受圣灵的管理,但如今却是受肉体的控制。每一个人的思想都败坏到这个地步。一个医生、哲学家、博士可以有深刻的思想,可是他也可能在某一点上出错。然而一旦来到攸关重大的事——例如人的整个本性、他与神的关系、时间、永恒等问题时——人的思想就完全发挥不了功用,因为他心思的灵走偏了。

 

    你若想读一读这个教义的精髓,可以翻开哥林多前书第二章;保罗在那里说:「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难道他说属血气的人不是基督徒是因为他们没有头脑吗?当然不是!他的意思是,这些人的头脑不管用了,因为控制头脑的灵阻止它去领会真正的教义。出错的是他们心思的灵,而不是作为工具的心思。如果我们能把握这一点,那么当我们发现一些杰出的人不是基督徒的时候就不会大感讶异了。我们往往是透过媒体而对他们耳熟能详,其中也有一些作家。结果有些软弱的基督徒就跌倒了,他们说:「看看这些伟大杰出的人都不信基督和福音阿!」其实用不着惊讶。我们承认他们成就非凡,头脑高人一等,他们心思的工具确实不凡。但重要的不是工具,而是心思的灵。

 

    我们发现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二章提到同样的教训。他说到人本来「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我们又在罗马书第八章看见,「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保罗又加上一句,「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心思的灵出了错,这才是人真正的祸患所在。不仅是他作了不该作的事,而且是他未作到他份内该作所事。一个不信的人,其最大的悲哀是,在他心灵的要塞、他整个人最崇高的部分,在他心思的灵里,他走偏了路。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悲的呢?世界上有些人活在罪恶中,从世界赚得大笔财富,他们组织力极强,有一流的头脑,堪称为天才;他们具有卓越的能力,但是这能力被污损了,被用在完全错误的方向。「心思的灵」偏差了,所以需要更新。

 

    我们必须再问自己,重生能带给我们什么?当然使徒没有在这里给我们详细的解说:他只是用指头指向基本的原则;这是重生的结果。在罪中的人需要什么?显然从我说过的这一切事看来,他不需要新的机能,因为机能本身并没有什么出错。一个人要成为基督徒,他不必有一个新的头脑;只要他的灵改变了,同一个头脑仍然能为他发挥功用。我要强调的是,一个人成为基督徒,并不表示他一下子就变成超人了。他还是有同样的头脑,同样的才干;它们从前怎样,如今也怎样。如果他以前是天才,他可能成为一个天赋异秉的传道人;保罗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他从前大发热心去逼迫基督徒,比别人更热中于把基督徒下在监里;后来他成了基督徒,成为历代以来最伟大的传道人。同样的热心,同样的迫切!

 

    我看过有人把自己的才干钉死了,其实他们大可不必如此。你从前在那里,就留在原来的位置;你仍然有同样的才干和能力;改变的乃是那控制一切能力的灵。每个人天生的差异仍旧存在。基督徒不是每个人都一样能干的;我想这一点毋庸置疑。不是每个人都蒙召去传道或教导。有些人似乎认为,任何人一旦成了基督徒就自动地应该作其他基督徒所作的事。其实不然。各人的能力还在那儿,必须列入考虑。所以我说,在重生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接受新的才干。我们接受的是新的灵,它管理我们的才能,一种新的性情被置入我们里面,一个新的生命原则开始发挥功用。新的灵进到我们心中,管理、指引着它,使原先走错方向的心志重新矫正方向。如果原先一个走偏了,那么全部都走偏了。重要的是控制的灵,就是这能赐生命的原则。籍着重生,我们明白自己的心志已被光照。人的头脑基本上还是一样,可是他那因堕落而受损的心志之灵被更新之后,就能领受从神的灵而来的事物,先前在属灵上对他一无用处的头脑,如今变得有用了。

 

    这种改变会导致什么呢?一个人成为基督徒以后,不只是开始思想一些不一样的事物,更重要的是,他能够以一种新的方式思想。听听这首诗歌如何讲到这种改变:

 

    头上之天何蔚蓝,四周之地也青绿;

    有一景色更鲜艳,无主之目从未睹。

 

    非基督徒的眼睛当然能看见。他们能看见花朵;成为基督徒以后他们看见的仍然是同样的花。非基督徒也许能告诉你花朵或其它东西的名字,甚至知道得比你还详尽;他能加以分析,说得头头是道;写起报告来更是长篇大论。基督徒也能作出同样的报告,但他能看见别人所未见的部分,天外之天柔和蔚蓝!非基督徒能作同样的报告,他说天是蔚蓝的,一点没错!但他没有看到天的柔和。基督徒仰首观看诸天,他见到的不仅是一个物质的东西,他能看见别人未见到的一线光芒,乃是神的荣耀!诗篇第八篇说得好:「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基督徒总是有超越的视野。他不只是看见在那里的物质,他也见到神的指头。「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世人看到的大地是什么样子呢?他们说是绿色的,一点没错!但基督徒说是甜美碧绿的。怎么回事?这两个人脑力相当,但所见有异;因为基督徒的灵改变了。他能看见非基督徒看不见的东西。

 

    鸟鸣声音更可悦,花美使我更快活,自从我心能领略,我是属祂,祂属我。

 

    究竟在这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使徒提供了答案。他心思的灵已经更新了!他并没有比以前聪明,但他能以新的方式思想。他不仅谈到不同的事物,他作每一件事的方式也不同了。「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这是发生在基督徒身上的事。他作「天然人」的时候,或许受酒精奴役,只要一经过酒馆,他就情不自禁地走进去。可是他成了基督徒以后,再行经同一家酒馆,却能视若无睹。就身体而言,他能看见同样的东西、建筑物、油漆、颜色、名称,一切景物依旧,但又全然不同了,对他而言,那是一个迥然不同的地方了。怎么回事?酒馆还是老样子,他的脑筋也没改变,改变的是他心思的灵。他思想的方式不一样了。虽然他触目所及尽是熟悉的景物,但他再也不用相同的角度看了。他心思的灵改变了。他的观点已焕然一新。

   

    也许有人会问,这一切是什么意思呢?我可以提出几点结论。使徒要我们脱下旧人、穿上新人的时候,他不是要求一种机械式的一致,而是智能上实际的改变。使徒并不是像一个士官长那样发号施令。士官长不会诉诸士兵的理智。他只需大声吼出口令——「脱下!」「穿上!」这不是此处的意思。基督徒生活不是机械式的生活。这值得我们一再强调吗?恐怕有此必要。我看过许多基督徒在操场上演练——「脱下!」「穿上!」他们参加各种研习会,学习如何作这,如何作那。如果教师这样说,你也依样画葫芦——去传福音,作见证。但新约训练的却是「人」本身,先纠正人,然后他才能出去作工。需要改变的是人心思的灵。基督徒绝对不能在尚未明白为何去作一件事以前就贸然而作。他不可以只因别人叫他作,他就盲目地去作。不!绝对不行!智能是很重要的。心思的灵!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基督徒的生活,那么你必然是一个贫乏的基督徒。基督徒应该随时预备好,以谦卑和敬畏的态度陈述心中盼望的缘由。这不是一件呆板的事:必须由你心思的灵出发,透过智能实行出来。

   

    或者这么说:使徒并不是要求我们在行动和习惯上有所改变,他真正要求的是内心的改变,因为他知道一旦人的内心改变了,自然很快会对付外表的行动。换句话说,保罗不是要求你脱下一件制服,穿上另一件制服。你可以作到这一点而仍然不是基督徒。基督徒的信仰绝对不是外表,而是内在的事。这是整个原则。任何人都可以脱下一套制服,再穿上另一套制服。未重生的人也能作到这一点。这是道德与基督徒信仰的不同之处。一个注重道德的非基督徒可以脱下坏的衣服,穿上好的,但他这个人本身没有改变,所以他不是基督徒。他外表是一个样子,但他心思的灵并未改变。这不仅是道德家与基督徒的区别所在,同时也是假冒为善者与真基督徒中间的区别。这是界于清教徒所谓的「临时信徒」或「假冒信徒」与真基督徒中间的区别。

   

    从某一方面说,这是维多利亚时代末期和二十世纪初期祸患的起因。当时基督教会充满了脱下旧人、穿上新人的人,可是他们的心志未得改变。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样作,他们只是遵循传统,从小到教会崇拜,被教导不可作这、不可作那。毫无疑问的,这是维多利亚末期的弊端。感谢神,这已经成为过去了。我情愿处在现今的时代,因为那时候的人以为那些虔敬的表现就足以使他成为基督徒了,而他们中间很多人根本从未成为基督徒,对信仰一无所知。如果这种脱下和穿上的举动不是内心更新的结果,就毫无价值可言。我们不仅是要活出新的生命,并且要从心里渴望,觉得这是刻不容缓的事,别无选择。我们必须明白真正基督徒信仰的逻辑次序。它关注的不只是我的行动,更是「我」这个人本身。所以圣经告诉我们,最后得神心意的不是以扫,而是雅各。其实以扫比雅各更有君子风度,更仁慈,但他不是一个虔诚人,希伯来书清楚告诉我们,他是一个「贪恋世俗」的人。雅各虽然狡猾,却是属神的人。重要的不只是我们的行动,并且是我们心思的灵。

 

    现在来到第三也是最后一个实际的原则。我们已经看过,成为基督徒并不是指你仅仅改变道德标准或外在行为。它也不是指改变你的意见或心意。最重要的是改变心思的灵。这是何等的差异阿!换句话说,基督徒的信仰不是你我可以用理智去了解的;它乃是主动得着我们、掳获我们、管理我们、控制我们。但我要在此提出警告。我认识一些人——但愿神禁止我论断人——但我知道一些人,他们在福音派的圈子里一阵子之后,就开始使用福音派的特有用语。这是因为他们耳濡目染之下,就自然照着说了。如果你是一个旁观者,一定会说:「这些人是真正的基督徒,听听他们的谈话就知道了。他们说起话来实在是道道地地的福音派信徒。」但是鹦鹉也会那样说话呀!只要让牠反复地听,早晚牠就能照说不误。人也是一样。或许有人会说:「你怎么知道呢?」我的方法是,你若突然问他们一个问题,他们很可能答不出来;你会发现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从属灵方面去思想。他们心思的灵根本没有改变;是那个旧人在重复句子,使用专有名词,这多么可悲!他们从未以基督徒的方式思想。他们所说的或许让你刮目相看,以为他们真正看见了真理,可是很快他们就露出马脚。他们只是借用别人的句子而已。任何一个有普通智能的人听多了以后,都能说出一模一样的话。但测验一个基督徒,不只是依据他说的话,或他的看法,也要观察他心思的灵。

 

    我们必须将保罗的信息铭记于心。如果我们心思的灵改变了、更新了,我们就会以一种新的方式思想,并进而导致我们脱下旧人、穿上新人。我们应该用正确的方法这样作。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可能在外表上每一方面都恰如其分,但里面却一无是处。我们可以把基督徒信仰当成一件衣服或一个面具。你认识的人中间岂不是有这样的人吗?你觉得他们除了自己本身以外,几乎样样都好。换句话说,每一样都改变了,只有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心思的灵没有改.使徒说:「这方面的改变是永不停止的。」我们初信的时候显然看见这伟大的真理,但我们需要不断受教。我们要学习如何思想。也许你听过某些刚信主的基督徒说出的话,若从成熟基督徒的观点看真是幼稚。其实这也不足为奇,因为他们是婴孩,他们心思的灵必须被更新;他们必须开始学习如何用新的方式思想;他们的整个观点、态度、思想的精神都得完全革新才行。这是生命中所能发生的最荣耀和迷人的事。我以牧师的身分说,我所知道最令人兴奋的事,莫过于目睹我的一些朋友经历到这种心志被更新的过程。这是何等的奇妙!不仅是他们停止不再作某些从前喜好的事,或开始去作以前从未作过的事,或用不同的方式说话;更奇妙、希奇的是、他们心思的灵与往日大不相同了。如今他们的整个观点,整个思想方式都变成基督徒的方式了。我们必须整个人都变成基督徒;显然的、最优先、最重要的是在心本身,因为「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   

    所以要「将你们心思的灵改换一新」。   

选自钟马田的以弗所书【卷五】《黑暗与光明》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奉献支持

微信公众号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的二维码微信ID-fuyintt.jpg

您也可以关注

【福音城】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名称:

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

公众号ID:

fuyintt

也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描保存的二维码图片,关注我们

相关文章

同工参与 义务事工 奉献支持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